saya__长歌当哭

俗世乐土,悲苦人间

对不起。
我曾经把你当成与世界唯一的联系,可现在我连你的脸都记不清。

只记得你走时最后一次摸着我的头对我说:“抱歉了,这次食言的人是我。”
那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履行承诺?
“别傻等了,以后会有更好的人爱你的。”
可我只喜欢你一个人。
“这两天降温,小心着凉,晚上别老熬夜了。”
……眼泪蔓延整个视野,嗓子火辣辣的疼。
“……照顾好自己。”

最后的拥抱,然后是一辈子不再相见的离别。

如果那时候我冲上去拉住你,而不是红着眼睛抽噎着冲你尽力微笑着说再见。
你会不会为我留下来?
或者如果我那时多有几分自知之明,可以干干脆脆的放弃,退出这场一开始就没有主动权的博弈。
是不是可以就此忘记你?

评论(1)

热度(7)